请叫我严肃脸的

请投喂我更多的幼鸟
珍妮颜吹
除了直球其他一律不接

Going Home

噼哩啪啦哼:


梗概:Bruce来看Jason的比赛。
配对:BruJay

Bruce牵着Jason的手。小小的,短短的手指乖乖地缩在他的手心里,汗津津的,也许他再用一点力就能握出一弯小溪,像每一个简单的十岁小男孩一样,皮肤底下流着岩浆,鼓鼓地冒着气泡,仅仅用相连的一只耳朵就能听见的沸腾。
Bruce,他抬起头,虚着眼睛看着上头的夕阳和男人——他们都有点太刺眼了——小声地哼哼着,Bruce,我们输了。他手指不安分地张了张,然后又规规矩矩地一动不动了。
没事的,Bruce想揉揉他的头发,捋开他湿漉漉的额发,但他同样不想放开那只湿漉漉的手,于是他只是继续走着,牵着他的男孩。你很努力了,Jason,Jay,你很努力了。我们都知道你甚至每天半夜都爬起来练挥球。
天呐,天呐——Jason猛地缩回手来,他需要用两只手来捂着脸,天呐,我还以为我隐藏的很好,我还以为,天呐,这太蠢了,他的声音从捂得紧紧的手掌底下传出来,嗡嗡的,痒痒的。
Bruce蹲下来,拉开Jason的手,他之前脏兮兮的脸蛋在夕阳下变得红扑扑,眼睛亮亮的,闪着金色的橘色的光,没什么的,他有些笨拙地,局促地摸摸男孩的脑袋。
Bruce,这次比赛,我本来,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Jason不好意思地揉了揉眼睛,转开头,赢的队员可以带着家长上台,嗯,然后你知道的,就是胜利者会做的所有事,抱抱啦唱歌啦,我专门建议他们选了那首我最喜欢的Red Right Hand。
Bruce忍不住地想笑,你可以唱给我听,就现在,或者等会儿,或者随便哪个以后的以后。
不,不,就忘掉这个吧,Jason嘟囔着,晃晃头,踢踢路上的石子,就这样吧,这太傻了,我干嘛告诉你呢,他哭兮兮地撇撇嘴,往前走了几步,踉踉跄跄的,之前贴在膝盖上的简易创口贴挣开了,摔倒留下的伤口又开始流血。
好吧好吧,我不会再提了,如果你坚持的话,Bruce跟过去。
Jason,这是他的男孩的名字,Bruce想。很奇怪,他活了足够久,走得足够远,见过许多个Jason,在遇到那个唯一的以前——这毕竟不是什么冷门的名字,他们有的是金发,卷卷的,或是柔顺服帖的,有的是黑发,一撮一撮的,或是硬帮帮的竖在脑袋上。当他们的家人叫他们的名字时,他们总是跳起来,大笑着,尖叫着,跑回到那扇为他们所留的门里——人们毫无顾忌地大喊Jason这个名字,仿佛笃定跑过去的一定是他们自己的Jason,不是隔壁的另一个,或是一只碰巧经过的同名幽灵。
Bruce看着Jason和他的小背包在大片的金色里若隐若现,而这是我的Jason,他也应该同样笃定,也许是个仁慈的礼物,或者命运的怜悯,总之是独一无二的,千千万万个中独属于他自己的,他跟上去,融进同样的金色里。
你的膝盖,又流血了,Bruce愣了一下,看起来有点困惑,但只是一秒的事,下一秒他就把Jason抱起来,从腋下穿过,用两只胳膊牢牢地守护着他的男孩。Jason是柔软又暖洋洋的,他呆在太阳底下太久了,像是毛毡裹着的火炉,还有燃烧的矢车菊。
Bruce,Bruce,Jason用力地笑着,这没什么的,我们经历过更多的啦,放我下来吧,他拍着Bruce的肩膀,噼噼啪啪的。
这是没什么的,Bruce一下子把他举高,像个逗弄儿子的普通父亲一样,听头上传来的尖叫大笑,跟着一起慢慢地微笑起来。然后他又放低他,小心翼翼,低到刚刚好,刚刚抱住,抱紧他,用不同于普通父亲的力道和方式,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最棒的,最棒的,Jason。
离车子只有几步路了,但他想就这样走着,抱着他的男孩,就这样回家。

评论
热度(100)
  1. Sameen咸鱼炒饼 转载了此文字
  2. give-me-love咸鱼炒饼 转载了此文字
  3. 咸鱼炒饼全天游乐园 转载了此文字
    这画面感简直让人想哭!

© 请叫我严肃脸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