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严肃脸的

请投喂我更多的幼鸟
珍妮颜吹
除了直球其他一律不接

【SD】In Summer Evenings Blue(502Sam生贺)

知道今天他才真正明白这个“很多”的差距。I feel my heart broken. 💔

Reegary:

Title:In Summer Evenings Blue*


Author:Ray


Pairing:Sam/Dean


Rating:PG(兄弟粮食向)


Warning:一切现实场景描写都是我瞎掰的




这么晚才放不好意思...


Sammy小天使生日快乐


斯坦福时期, 只是想写相互关心的兄弟俩


 ============


o00o


他离开家已经一年了。


一年两个月零十三天,更准确说。


Sam仍旧清晰地记得那个夏天黄昏里所发生的一切。湿冷的天气、散发着霉味的床单、父亲的盛怒,一切一切都像是被吐在地上风干的口香糖,令人厌恶却清不干净,久久的停留在他的脑海里,时常出现在他的梦里,Jessica说或许是因为他太想家了,他只能苦笑着摇摇头。家,如果那些个墙壁上带着除不去霉斑的汽车旅馆能算做家的话,但Dean说过,只要有家人在的地方就是家,可他还是走了,逃走的。


背着父亲和Dean报考斯坦福,Sam觉得他理应觉得羞愧,可事实上,他并没有,甚至觉得愉悦。等待通知书的那段日子,他知道自己表现的多焦急,与父亲三言两语间的言语冲突,冲Dean神经质般的大吼大叫,到那时起Sam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的想离开这个家。


录取通知书是Dean在离开学还有三天的时候递给他的,从Dean一直盯着地板上那些过宽缝隙的小动作来看,通知书应该是被Dean藏了起来,但Sam没有生气,他没有那个权力。默不作声的接过整个文件袋,等待着Dean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结果却出乎意料。没有那些Dean已经跟他讲过成百上千遍的长官士兵的道理,有的只是一句微不可闻的“一定要走吗?”和那个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眼神。


父亲不出意料的勃然大怒,Dean挡在他面前制止了父亲的拳脚相加。Dean站在他面前,就像小时候无数次那样,用整个身体护住他,Sam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比年长的哥哥高出了小半个头,可无论他长得有多高,在Dean面前他永远都是那个需要护在身后的小Sammy。目光扫过Dean不算宽阔的肩膀,白皙的后颈,原来那个在自己心中顶天立地的哥哥既不高大也不健硕,甚至比同龄人还要瘦削。


离开的时候他特意赶在了凌晨,想要趁着父亲和兄长熟睡时离开。三点半起身时却发现Dean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床边看着他一件一件的将那些为数不多的衣服装进不大的行李袋中,Dean太了解他,就像他了解Dean一样。整个过程Dean都一言不发,行李打包好后顺势提着行李拿上车钥匙示意他送他,像平时的每一次出门一样。Sam拒绝了Dean的陪同,他担心自己再多呆一秒就会丢盔卸甲继续留在Dean身边。


凌晨的街道下着小雨,阴冷潮湿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寒战,Dean站在汽车旅馆门口的身影越来越小。一路上分明都是他所期望的自由空气,却压得他喘不过气。


 


o00o


学校的一切都和他想象中的一样。


没有枪械、没有血腥,在这里他就是Sam,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没有Winchester的使命。繁忙的学业,课余的玩乐,漂亮的女友,他适应这些,喜欢这些,这才是他该有的生活。Dean在开学第一周时打来过一个电话,不厌其烦的询问一切是否适应,他总是这样,兢兢业业的在Sam的生命里扮演着兄长和母亲的角色。Sam的答复有些不耐烦,或许是因为论文被打断的缘故,Dean只是悻悻的笑了两声让他注意身体便挂断了电话。第二周、第三周,Dean每周都会打来电话,不太规律但一定会有。Dean一直闭口不谈有关于猎魔的一切,只是简单的问候,三言两语便得已结束,即使这样,Sam还是会不时去想Dean是否又受伤了,是否又到酒吧买醉,是否……


别再打来了,我有我的生活。得到这样答复的Dean明显愣了一下,小小的停顿之后,留下一句“我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电话被切断的那一刻Sam就后悔了,他不该这样做的,那是Dean,最爱他的哥哥。


Dean一直都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从那以后的一年里,除了一张没有署名的圣诞卡,他再也没有接到过Dean的任何消息,他的哥哥就好像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了一般,那是他在人生的前十八年里从未感受过的。可对于一个十九岁的少年来说,新奇的生活总是能快速掩盖住心中难以言喻的惆怅。


 


o00o


财务室的Black夫人一个月之内已经第三次打电话来提醒Sam他是时候交学费了,新一学期的学费他应该在一个月之前就交齐的。大一的时候,Sam凭借着出类拔萃的成绩拿到了全额奖学金,除了打零工赚取生活费以外,他还没有感受到财政危机的压迫。可今年不同,他在奖学金的抢夺战中失败了。这不能怪他,像斯坦福这样的高等学府,你不能总指望没有人会超过你,这里图书馆位置的抢夺远比想象中的激烈得多。还不说Sam要在课余兼职两份工作以维持生计,被压缩的学习时间和竞争者的努力让Sam不得不为新一学期的学费发愁。


一万美金,对普通家庭来说不算太大的负担,但对于一个独自在外读书的十九岁少年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Black夫人的第四通电话尽量温柔的向他阐述了如果再不交齐学费他就有可能在课堂上被“请出去”的事实,并善意的告诉他如果家里有困难可以尝试申请助学贷款,Sam笑着谢绝了她的好意,他特殊的家庭可经不起重重表格的考验。Jessica表示她或许可以从父亲那里为Sam借上一笔钱,Sam亲吻着她的额角回绝了这个提议,他永远不愿意麻烦别人。


Sam最终拨通了Dean的电话。他不该这样做,等待接通的过程中他这么想着,没有注意到握着听筒的手心里那一层薄薄的汗。电话响了很久,久到Sam以为Dean不愿意接他的电话,这个想法让Sam鼻头酸酸的,但事实证明,Dean永远都不会抛弃他,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他做过什么。


电话接通的时候Sam松了一口气,Dean的声音隔着听筒听起来更加低沉。Dean显然有些惊讶,但Sam听得出他很开心。他们的对话依旧很简单,Dean问他需要多少,Sam告诉他五千,他只说了一半没有说全部,Dean不该承受那么多,剩下的五千他会自己想办法。Dean没有多说什么,甚至是不带一丝情感的回复,“我知道了”,和一年前一样。


Sam在三天后收到了Dean送来的学费。Dean是亲自送到宿舍的,却刚好赶上了Sam不在的时候。回到宿舍时,室友告诉他他哥哥来过,东西放下后就走了,Sam听到后莫名觉得松了一口气,他还没有做好面对Dean的准备。


一旁看书的室友一直向Sam念叨着Sam太薄情,有个帅气的哥哥竟然不告诉他,Sam只能难堪的笑笑,他自己也记不清究竟是什么时候起不愿向外人炫耀自己的哥哥,那个曾经让他崇拜着的、依赖着的哥哥。室友在最后告诉他Dean好像受了伤,脸上还带着淤青,Sam没太放在心上,流血受伤对于他们早已是家常便饭,特别是Dean。


Dean送来的钱包裹在一个大大的有点皱的牛皮信封里,厚厚的一沓,Sam抚平信封上的皱褶猜想着Dean应该将它们放进了皮衣的内袋里。Sam知道Dean有许多能弄到钱的门路,盗用信用卡、赌博、骗球……格式各样,那些曾经为Sam不齿的方式。打开信封,钞票面额从二十到一百不等,赌徒最常用的面额,厚厚的一沓需要花些时间点清,看来Dean最近的运气不错,Sam在心里说给自己听。


那些钱Sam一连数了三遍,一万美金整,他明明说了五千。“对自己好一点,Sammy。”夹在信封里的那张便签纸上这样写着,字迹潦草,没有署名,像那张圣诞卡一样,皱皱的,不起眼。紧紧地攥着那张便签,Sam觉得有沙子进到眼睛里了,尽管房间里根本没有风。


第二个学期Sam在该交学费的时候收到了另外的一万美金,Dean来的时候依旧赶在了Sam不在的时间,让Sam难免怀疑Dean是有意为之。Sam没有为难Dean追问钱的来源,或者是不敢问。他就心安理得的拿着哥哥提供的学费,这让他更像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但他不是,他自己清楚的知道,却不愿承认。


 


o00o


他不该同意Doug的提议的,但那是他最好的朋友,而且他不想成为那个扫大家兴的人。开一天车到拉斯维加斯看地下自由搏击赛?这听起来真的像是无忧无虑的大学生会干的事。Sam不是第一次来拉斯维加斯,Dean成年后就愿意在闲暇时顺道来这里堵上两把,Sam通常就独自窝在汽车旅馆里看书或是写作业,这座繁华的大都市对那时的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拉斯维加斯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纸醉金迷,不是哪里都金碧辉煌的。真不知道Doug是在哪里听说这个地下搏击场的,七拐八绕的路线就算对于Sam来说也有些过于复杂。通往地下的入口很不起眼但进出的人却络绎不绝,Sam一行五人就混杂在人群中,通过门口时看守的黑人壮汉用不信任的眼神督了他们两眼,Doug扬了扬兜里的钞票便让他们得以顺利入场。


搏击场比Sam想象中的还要热闹,用人声鼎沸形容并不为过。位于中央的赛场筑在高台上,四周围起高高的铁网,台下的观众们呐喊着为台上的搏击助兴,让Sam想起了古罗马的斗兽场,野兽间的搏击,玩物一般,供人欣赏。


台上的打斗真的只能用惨烈来形容,肉体间毫无保留的硬碰硬,拳头落下的闷响,骨骼错位的脆响络绎不绝的回荡在会场里,鲜血、汗液的味道弥漫其中。一直紧跟着Sam的Jessica有些紧张的往Sam身边靠了靠,Sam拉过她的手紧紧握在手心。


领头的Doug一直在赛程表上寻找着什么,他是这里的常客。“嘿,伙计们,我们今天可算捡到宝了。”Doug指着一个名字兴奋的说,就连眼睛里也洋溢着欣喜。顺着他的手指,Sam看到了那个名字,Jerry Wanek,那让Sam一下子笑出了声,不为别的,他记得那是Dean所用的假名之一,没想到他竟然会遇到真的叫这个名字的人,不知道Dean知道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Sam那声轻笑让大家感到困惑,Doug更是感觉被冒犯到一样怒视着他,Jessica尝试着询问原因,最终Sam只是胡乱编了一个理由将这一页翻过去。这个原因只有他和Dean才知道,Sam不愿分享,就像在守护什么秘密一般,只有他和Dean知道的秘密。


接下来的活动大家都十分尽兴,喝着啤酒看着搏击,Doug一直为他们尽职尽责的解说,他是真的喜欢这些,比起那些白纸黑字的法律条文,他更加擅长记忆这些搏击手拗口的名字。从Doug口中,他们得以了解场里的规则,像现在进行的擂台赛,为期三天,最终胜利者可以获得一万美金的奖励。一万美金,那很慷慨,不愧为全美最大的地下搏击赛。为了尽兴,不少人纷纷掏出钱包决定小赌一把,少则二十,多则无上限,加入到台下那些疯狂的呐喊队伍中。Sam在那张列满名字的赛程表上看了半天,他都不熟悉,最终他押了二十块给Jerry Wanek,他没指望赢钱,只是尽兴而已。


Sam觉得大家都是享受这个比赛的,至少他是。暴力和血腥,完全的放纵,高声的呐喊,粗俗的咒骂,没有束缚,没有伪装。在中途他们遇到了同样来看的比赛的同学,Hector和Damon,任性的富家公子哥,没什么出奇的,他们会出现在任何可以大把烧钱的地方,Sam不喜欢他们,但还是点头同意了他们想要拼桌的请求。


当广播念到Jerry Wanek的名字时,Sam才真正了解到这个半年才出现一次的神秘搏击手究竟有多高的人气,全场爆发出地动山摇的欢呼和呐喊,Sam想或许他的二十美金不会打水漂。Doug身体微微前倾,紧紧攥着手中的啤酒瓶,Sam知道那是他紧张和亢奋时才会有的举动,同样是常客的Hector和Damon.告诉他,这才是属于“舞会皇后”的入场。Sam不太理解“舞会皇后”的意义,他像其他人一样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睹传说级搏击手的风采。


广播里播报着Jerry Wanek的基本资料,六尺高,178磅重,Sam觉得那对于一个搏击手来说太瘦弱了,甚至还没有他高,真的非常惊奇他是怎么保持着场场不败的战绩。Sam从人群突然拔高的尖叫声中得知他已经出场,他拼尽全力依稀只看到一个人影,他真的很好奇这个跟Dean假名重名的人长什么样,他们的位置太偏了,当Jerry Wanek在台上站定后,Sam才得以看清他的面容。


那一刻,Sam觉得眩晕,或许是头顶太过刺眼的高射灯,又或许是空气里长久弥漫着的酒精与血腥。那个Jerry Wanek不是什么该死的跟Dean假名重名的人,那就是Dean,那个占据他Sam Winchester前十八年人生的Dean Winchester。周围的呐喊声还在继续,他却听不到,耳鸣一般的尖啸声在萦绕在耳边,让他想要尖叫。这样一切都说的通了,短期内筹到的一万美金,Dean脸上的淤青,面额散乱的钞票,一切一切都变得完整起来,Dean为了他参加搏击赛,这个事实让Sam再次感到眩晕。


Dean站在台上向台下挥手示意,他那么迷人那么刺眼,吸引着全部人的注意。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搏击短裤,挺翘的臀部勾画出漂亮的弧线,赤裸着上身,露出精致的腰线,还有时常令Sam分神的腰窝。白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让他小麦色的肌肤泛出漂亮的色泽,Sam相信坐在前面的人一定可以看清他胸膛和鼻梁上蜜糖色的小雀斑,那让他感到不快,没来由的,但同时又庆幸自己的作为远离高台,至少Dean看不到他。


Jessica看出了Sam的不对劲,上前询问他是否一切都好。Hector和Damon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打趣Sam是看上了Jerry Wanek,并表示理解的安慰他说这里没几个男人不愿意操那个过于火辣的搏击手。Sam深深地感到被冒犯,他的女友Jessica还在一旁,而且那个全场人的性幻想对象不是别人,是他的哥哥。Sam愤怒的握紧了拳头,紧绷隆起的肱二头肌表示他随时都可能给Hector脸上来上一拳。男孩们自打没趣的走远,加入了观赏比赛的队伍。


比赛并不算激烈,就算Dean的对手至少比他高一个头,重二十磅,但可不能忘了Dean Winchester平时对付的都是一群比搏击手要凶恶一百倍的恶灵鬼怪。就算力量上处于劣势,Dean也能在速度和技巧上建立起绝对的优势。对手倒下的时候,全场都沸腾起来,Dean只是浅浅的松了口气,没有太多表情,回到等待席上静静的等待着他的下一场比赛。


Sam没办法再在这里待下去,他几乎是狂奔着逃离了那里,一路上收到了许多咒骂。两年了,Dean身上发生的一切他都不知晓,而他的哥哥却为给不听话的弟弟筹学费参加这种赔上性命的搏击赛,他一直都知道Dean为他付出的要比他为Dean付出的多很多,直到今天他才真正明白这个“很多”的差距。


室外空气是清冷的,吸进肺里还带着浓浓的铁锈味。夏天的黄昏是蓝色的,蓝的透彻,蓝的清冷。是追上来的Jessica什么都没有问,她知道Sam需要什么,默默地将那个看起来快要哭出来的大男孩拥入怀中。Sam知道自己狼狈极了,他永远都无法在有关Dean的事情面前冷静下来。


 


o00o


那天晚上,Sam和Jessica先搭车回了学校,Sam知道他欠Jessica一个解释,却无奈不知从何开口,Jessica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Sam不愿开口她更不愿去逼他,一路上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谈起有关搏击场的任何事。


第二天早上大家陆陆续续回来并告诉Sam他错过了几场足够精彩的比赛,Jerry Wanek依旧保持着不败的记录,或许第三天的比赛一结束,Sam那二十美金会成为两百美金。Doug一直到第三天比赛结束才回来,他真的非常喜欢Jerry Wanek,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不愿错过他的任何一场比赛。Doug是和Hector、Damon一起回来的,他看起来气急了,紧紧地抿着嘴唇,不愿出声。Hector说那是因为Jerry Wanek输掉了比赛,甚至可以说是惨败。“不是那样,没有哪个拳手会一直赢。”Doug站出来为偶像辩护着,“可是....他....他竟然打假拳!”Doug整张脸都变得通红,既生气又失望。


Damon告诉Sam,并不是每个拳手都只是为了追求胜利,那只是大多数,有的只是单纯为了搏击的快感,而有的,像Jerry Wanek,则是为了钱。对方只要开出比奖金还要高的酬金,打一场假拳输掉比赛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也不在意输赢。这样的事实让Sam再次感到呼吸困难,他不知道Dean的伤势如何,甚至不知道他在哪儿。


Hector开玩笑说Jerry Wanek就算凭着那张脸也不至于吃不饱饭,他还有着远比地下搏击赛来钱来的快的方法。那个下流的玩笑彻底激怒了Sam,几乎是在瞬间Sam的拳头就已经招呼到他的脸上,直接打掉那家伙一颗牙齿。周围的人费了不少力才阻拦住盛怒的Sam,都不约而同的将心中对Sam“书呆子”的标签默默摘掉,Sam Winchester可不是好惹的。


 


o00o


Sam回到宿舍立刻拨通了Dean的电话,这太荒谬了,这一切需要停止,他就算一天打三份工也不愿Dean再去参加那个该死的搏击赛。对自己好一点,Dean告诉他这个,自己却做不到,他总是把过重的担子架在自己肩。


电话过了许久才被接通,Dean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应该是刚睡醒,那是Dean的疗伤方式——在简陋的汽车旅馆里睡上一天,Sam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才强迫自己没有当着Dean面哭出来,Dean总说他像个小姑娘,那是对的,因为他的哥哥把他保护的太好了。他知道Dean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他就必须装作不知道,他尽量保持着平静的声音告诉Dean他不再需要那些钱,他有奖学金,可以自己付,尽管那些事情谁也说不准。Dean又回复给他一个长久的沉默,让他几乎要哭出声来,和沉默过后第三次出现的“我知道了”。


Sam还是在第二天下午受到了Dean送来的钱,依旧没有见面,依旧是皱巴巴的牛皮纸信封,却比以前的都要厚,有一万五千美金,那场破掉Jerry Wanek不败金身的比赛让他多拿到了五千美金。Sam想起Dean刚开始玩骗球把戏时,不时会遭到一场报复性的打斗,Sam心疼他满身都是伤,他却掏出赚来的三百美金告诉Sam这笔买卖还算划算。


信封里的便签依旧没有署名,“最后一次,Sammy,对自己好一点”。Sam狠狠的揉了揉眼睛,他们不该把窗户开这么大的。


FIN


 ================  


*题目来自兰波的诗


《黄昏》


夏季蓝色的黄昏,我踏着田间小径, 


腿被麦尖刺得发痒,腿下踩着细密的野草: 


我梦想着,腿上感到一股清凉。 


让晚风沐浴着我裸露的头。 




我不想讲话,也不愿思想: 


但无限之爱涌向我的灵魂, 


我要走向远方,很远很远的地方,像个流浪儿, 


和大自然一起幸福得如同和一个女人为伴。  


==================


兰波的诗真的很棒!!



评论
热度(160)

© 请叫我严肃脸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