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严肃脸的

请投喂我更多的幼鸟
珍妮颜吹
除了直球其他一律不接

【J2】Luv Letter(校园AU,双蠢设定一发完)

Linea:

我也不知道这篇文到底在写啥,好像文艺中带着二逼,二逼中混着文艺。




标题:Luv Letter


作者:Linea


配对:JP/JA


分级:PG-13


警告:OOC;蠢;小言;两个人都傻;小清新


备注:给好西 @鬓角大仙 的生贺,写了她一直想看的双傻设定。校园AU,一封匿名的情书给两个人都带来了麻烦。


 


 


第一幕


 


 


世界上大概找不到比Jared Padalecki更讨厌的家伙了。


Jensen这样想着,将手中的课本微微合拢,视线却移到了不远处的座位上——就是那个家伙,他此刻正趴在座位上呼呼大睡,一头乱糟糟的深棕色发丝埋进臂弯里,只露出脸颊上一小块小麦色的肌肤,长长的睫毛轻颤着,人畜无害的样子让人无法想象他醒着时究竟有多讨厌。


Jared很少上课认真听讲,大部分时间里他不是闷头睡觉就是朝旁边的Jensen挤眉弄眼,也不知道是在向他挑衅还是开玩笑。但令所有人都为之折服的是,Jared的任何一门功课都是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特别是数学,还代表学校获得过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金奖。用老师的话来说——Jared是个智商200的天才,课堂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块跳板,一块助他通往精英之路的基石,他有足够的资本来分配属于他的课堂时间。


作为标准优等生的Jensen对于这种做法不敢苟同,他认为作为一个优秀的人应该端正态度而不是放任自流。可Jared恰恰与之相反,他不仅在课堂上自由放任,在课后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个学校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Jared Padalecki有多厉害,从打架到泡妞他几乎一概不落,追随他的人甚至发展成了一个全校闻名的小团体,几乎没有人敢冒犯他们。


然而凡事总有个例外。


Jared与Jensen水火不容的关系从他们共同踏入这个班级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当Jared神采飞扬地走上讲台在黑板上写下一串龙飞凤舞的字体时,Jensen便在心里认定了这必然是个张扬跋扈的家伙。果然如此。不久之后Jared开始经常来找他麻烦,有时他会故意弄乱他的桌子,有时他会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再凑到他耳边开个让Jensen面红耳赤的玩笑,暧昧的样子差点让人以为是在同情人耳语。可时间一久Jensen找到了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他选择无视Jared,不理会来自他的一切挑衅和言语,之后果真见Jared像一只失落的金毛犬一样在他身边走过来走过去,细长的金绿色眼眸流露出来的湿漉漉的目光竟让他觉得有些可怜。


后来发生的事证明Jensen真的大错特错了。Jared Padalecki仍然是一个令人咬牙切齿的混蛋,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从那个漂亮的脖子上面拧下来——因为Jared在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他的底线。


对于Jensen来说有三大忌,而其中最让他忌讳的一点就是“谈论他的长相”,可Jared似乎对此相当执着,每当他向Jensen搭话的时候,总是不忘记提到对方有这样一副“Good Looking”。


“Come on,man,为什么你会有一张这样的脸蛋?说真的,如果你是女孩,我应该早想把你追到手了,Jen。”


真是够了,不要这么亲密地叫我。Jensen不满地皱了皱眉,将手中的书本放到一边。


“你有一双这样迷人的绿眼睛,颜色就像祖母绿一样纯粹,而且你那张嘴唇,”Jared轻浮地说,“看看那张嘴唇,你总是不由自主地舔它,让人不得不想入非非。”


Jensen将握在手中的笔“啪”的一声放下,猛地回过头狠狠地瞪着Jared,漂亮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你究竟对我有什么不满,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找我麻烦?”


“因为你好看啊。”Jared如实承认道,“这可是个很充分的理由,不过你貌似并不喜欢别人说你‘漂亮’,我说得没错吧?”


没错,这个答案简直能打满分,可Jensen并不想理会这家伙。


Jared Padalecki就是这样一个混蛋。


 


 


第二幕


 


 


人们都觉得Jared很酷,不仅是因为他有着一头柔顺的深棕色秀发,有着玩世不恭的态度,更是因为他敢做任何人都不敢尝试的事情。


捉弄老师是家常便饭,吸引女生注意又毫无挑战性,经过一番思索之后,他将目标又放在了Jensen身上。


Jensen是个被人视为模范的优等生,不仅成绩全A,综合素质也令人无可挑剔。不过他身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容易较真,这点Jared比谁都深有体会。于是他再次将目标锁定在了他身上,只为了看到Jensen脸上像彩虹一样不断变换的表情。这肯定很值得期待。


Jared在心里酝酿了一个庞大的计划,一个关于Jensen的计划,这个计划他没告诉任何人,就算是和他关系最铁的好朋友Chad也不例外。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计划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而计划实施的时间尚未到来。


 


才貌双全的Jensen在整个学校里同样拥有很高的人气,不同于Jared的是,倾慕于他的全部是女生,各种各样的情书与礼物时常塞满他的储物箱与抽屉,那些女孩用漂亮的花体字署上自己的名字,好让Jensen能够注意到她们,可Jensen从来不会有所回应——虽然他会拆开那些情书和礼物,认真阅读上面写下的每一个文字,全当好意地收下她们的心意。像Jensen这种类型的男孩虽然有一张无可挑剔的脸蛋,却似乎并不吸引学校里有些性向不同的家伙们,那些娘炮通常喜欢身强体壮肌肉发达的壮汉,相比这些标准,他真的相距太远了,以至于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被同性表白的这一天。


当他背着书包来到教室的时候,一封信正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座位抽屉里。等到他端正地坐下,将书包塞进抽屉里时,那封并不起眼的信从里面滑落出来掉在地上,而Jensen捡起了它。


这是一封毫无特点的信,白纸黑字,与那些五花八门的情书完全不一样,可从它的内容看,这似乎是一封完完全全的情书。


写信的人字迹并不难看,一个个字母端正清晰地落在纸上,却并不像出自任何一个女孩之手。


“你是我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注1)”在信的开头对方就这样狂热的写道。这样直白的话语让Jensen着实吓了一跳,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一抹微红像烧灼的火舌一样顺着耳根爬向脸颊,随着视线在白纸上逐渐下移,原本白皙的面颊已经红得像一只熟透的番茄。


太奇怪了。他扶正了鼻梁上的眼镜,好让自己的眼睛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可是落款还是很清晰地分布在信纸的右下侧,任凭他再怎么揉自己的眼睛也没有任何变化。


上面写的不是任何一个女孩的名字,也不是任何一个熟悉的代号,那是一个匿名,对于他猜测写信人身份没有任何帮助,却令他在意的不行。


——“一个深爱你的男孩”。


这时他仿佛听到脑中有什么东西正悄然炸开,一道电流伴随着火花从他的血管里穿过。看着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句子,他有些恼怒地将信纸合上重新塞进那个该死的信封里,却看到在信封的背面还留有一些他没有注意到的字迹。


“如果你决定对我有所回应的话,请放学后来操场旁边的空地,那里有一棵很高的梧桐树,而我会在那里等你。”


我的老天。Jensen困惑地捂上眼睛,因为害羞或是懊恼而染上的绯红从白皙的脸颊上逐渐退去,没有人比他更想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这对于他来说比现代数学里的四大猜想、世界八大未解之谜还有那些永远讨论不清的哲学问题还要玄妙。——有人向他表白了。这一点都不稀奇。可这人居然是个该死的男孩,还故作神秘的隐藏了自己的名字。想到这里,他感到自己膨胀的脑部像灌了铅水一样沉重。


那或许就是个不值一提的恶作剧。Jensen不止一次这样提醒自己,可他还是想将这个问题弄个清楚明白。他并不反感同性恋,却不曾想过这样的事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专注于学习与前途的他早已与“恋爱”这个字眼划清了界限,更别提会接受一个同性的告白——但无关这些,他就是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仅此而已。


那个人或许是他认识的人,或许曾与他一次次的擦肩而过,而他的笔迹给Jensen的感觉非常陌生,似乎从未见过——可能是个曾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孩吧,他们可能在操场、食堂、礼堂或者任何地方遇见过,但绝对不会是他认识的人。


Jensen又回想起信里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句子,索性将手中的那封信一股脑地塞进书包里,再抽出一本线性代数一门心思地沉浸进去。今天对于他来说仍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他知道。


 


【注1】:这个典故出自《圣经》,就是上帝创造夏娃的时候亚当对夏娃所说的话,觉得很浪漫就用在了这里。


 


 


第三幕


 


 


这件事在Jensen的心头盘旋一整天了,尽管他看起来还像平常一样冷静理智,仍是一副标准的好学生模样。等到下课铃声在他耳边响起,他背上书包,将桌椅塞进课桌底下,才慢慢悠悠地走出教室——此时在他的心里还是犹豫着的,他还是无法坦然地面对那封突如其来的信,可正当他一边思考一边行走的时候,竟不知不觉已经偏离了校门的方向。然而此时的他距离那棵高大的梧桐树只有一步之遥。


金红色的阳光从舒展的叶片间隙里洒下来,在地面上落下星星点点的光斑。从这个角度,Jensen能看到在操场上驰骋奔跑的那些身影,他们额角上滴落的汗水在阳光下汇成一道道金色的线,空气中同样被染成的金色的尘埃在他们的脚下扬起来,而他站在一片过于静谧的树荫底下,享受着将歇未歇的阳光柔软地倾泻在他的肌肤上。不得不让他承认的是,这里的景致的确不错。


那个人迟迟未到。Jensen抬手看了看左腕上的腕表,正准备抬步离开,这时身后一个微弱的声音叫住了他,让他停下了已经迈出的脚步。


“请等一下。”


他回头,只见一个矮小肥胖的男孩站在他身后。男孩长着一头乱糟糟的栗色短发,一双褐色的小眼睛在镜片后面不安地眨了眨,粗短的手指正紧紧攥着一侧的衣角。


不,不对。Jensen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悄悄念道。能写出那样的句子的人绝对不会是这样一个浑身脂肪胆小忸怩的家伙。


“你能给我答案吗……”男孩的声音在发抖,他的表现看起来就像一场被精心编排好的戏剧,可显然他并不是一个好的演员。


“我很抱歉,”Jensen礼貌地回答道,“虽然很谢谢你的好意,但我并不认为我们见过。话说你是几年级的,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Bruce,”男孩已经缩成一团,“我是……一……一年级……的,我……我真的很喜欢你。”


“可是你的眼神看上去很紧张,比起来告白倒像是来赴死。”Jensen尖锐地评价道,“你还记得自己在那封信里写过什么吗?”


男孩的脸顿时变得煞白。


“‘我们就像太阳与海,交相辉映;那时我找到你了,就像找到了永恒。’不错的句子,”Jensen的表情好像凝固在了脸上,“能告诉我化用了什么典故吗?”


胆小的男孩厚厚的嘴唇因为恐惧而瑟瑟发抖,那反应就像被捅破了最重要的秘密,整颗心脏都陷进了危险的泥沼里。


“我还以为你同我一样喜欢兰波的诗,”Jensen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你当然不知道,因为那个人根本不是你,这一切只是一场无聊透顶的恶作剧而已。我说得对吗?”


男孩沉默了,他并没有跳起来否认这点。他的膝盖在发颤,似乎想立即逃离这里。


“我不会责怪你,更没有理由这样做,”Jensen软下声音道,“我只需要你告诉我写这封信的人是谁,我认不认识。”


名叫Bruce的男孩怯生生地看了Jensen一眼,张了张嘴唇,却又将它紧闭了起来。


“如果我说出去了,他会叫人打断我的腿。”


“我发誓不会告诉任何人。”Jensen认真地说,榛绿色的眼眸里写满真诚。


Bruce看他的眼神仍旧有些犹豫,又警惕地望了望四周,像是确认了什么似的松了口气的开口道:“你认识他,我想……是这样……”


“所以那个人的目的只是看我出丑而已,”Jensen露出一抹嘲讽般的干笑,“除了他还能有谁呢,我可想不到别的人选。”


Bruce再次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向Jensen,显然精神已经几近崩溃。


“你先走吧,再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


听到这句话对方匆匆地朝他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便很快地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高大的梧桐树下面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夕阳渐沉,落在他身上的树影颜色渐深,最终已经完全融进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第四幕


 


 


自负,轻浮,傲慢,无礼,目空一切。Jensen能想到所有贬义词都能用在Jared身上,似乎对方除了那张好看的脸蛋和聪明的脑袋其他都一无是处。自从情书事件发生之后,这些想法在他的脑中更是像潮汐一样无法阻挡,如果可以的话,他最想干的事情就是从校门外面的体育器材店里买上一把猎枪再往Jared脑门上开几个窟窿,或者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拖进厕所隔间里让他好好尝尝马桶水的滋味——可这一切仅仅只能成为他的幻想,他比Jared矮上大半截,身材也不如经常锻炼的Jared那样强壮,他所做的只能是依靠自己苍白的语言来反驳对方,却总是被对方演说家般的口才一股脑噎回去,那种感觉就像一口吞下整个鸡蛋那样难受。


现在他从教室里的桌椅之间穿过,最终停留在了Jared的座位前。他敢保证这是他最后一次跟Jared说话。


“你可真是个天才,在任何方面,”Jensen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在嘲讽,“我甚至不知道你竟然这么擅长写诗,还和我喜欢同样的诗人。”


Jared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变得错愕,下一秒又变回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过奖了,虽然我真的认为诗歌要比数学有趣得多,”Jared回答,“数学仅仅只让人享受解谜的过程,而诗歌不一样,它本身就是鲜活的,就像任何一个生命一样。如果可以的话,我倒很希望和一起聊聊阿尔蒂尔·兰波。”


“少装傻了,你懂我的意思。”Jensen榛绿色的眼眸里几乎要喷出火来,“我只是来忠告你——不要拿别人的烦恼当成消遣,更不要用它们来开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


“噢,得了吧,你简直像个老派的欧洲人,Jen,”Jared瘫倒在课桌上笑得直不起腰,“那不过是一种艺术的表达方式,我把它写在信里选你做它的第一个读者,说实话吧Jen——如果我没推断错的话,你一定很喜欢它们。”


“你应该下地狱。”Jensen低声咒骂着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都一言不发。Jared顿时知道这次Jensen真的不打算原谅他了。


 


万万没想到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几天之后Jensen又收到了一封情书,同样还是匿名,所以当Jensen看到它的时候差点就将它扔进了垃圾桶。可当他站在垃圾桶前抬手准备把它丢进去时,信封上的一串数字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应该是个电话号码。在犹豫了两分钟之后,Jensen选择拨通了它,这时从电话另一头传来的男声令他浑身颤栗。


果真祸不单行,事故接二连三。


“我们可以做好朋友,Chris,”Jensen无奈道,“你……喜欢我这点……让我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但现在的我不想考虑这些,很抱歉,你可以找到更好的,我相信。”


Jensen用了上百种理由来拒绝对方,可对方相当执着,终于,对话停留在了一个相对愉快的阶段,对方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然而更让Jensen没有想到的是,Jared此刻就在他身后。


 


事情已经超出Jared原本的想象,在他写好的剧本里从来都没有这一幕——Jensen竟然真的收到了来自男孩的情书,对象还是隔壁班那个高大强壮英俊非凡的Chris。而当Jared看到他们并排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有说有笑时,这才体会到什么叫“如临大敌”。


看看Chris这该死的眼神,他的眼睛就快长在Jensen的屁股上了。Jared在心里暗骂,可是他无能为力。愤怒像海水一样从他的腿根上涌,经过腰部,没上头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为什么愤怒,可他就是克制不住自己地想要发怒。


Jensen笑起来原来这么好看。但是他从来没有对自己露出过这样的表情,每次他们的交集不是永无止境的争吵谩骂就是尖酸刻薄的冷嘲热讽,Jensen总是将他那对好看的眉毛深锁着,丰润柔软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他对谁都温柔友好,唯独面对他的时候像一只竖起全身尖刺的刺猬,尖锐的倒刺将他的手指刺穿,似乎尖刺上还带着鲜红的血珠。


注视着那两道身影消失在走廊的转角处后,Jared用捏紧的拳头狠狠捶打了一下面前的墙,磨破皮的指节顿时鲜血淋漓。


 


 


第五幕


 


 


自那以后Jensen再也没有跟Jared说过一句话,仿佛当他是一抹空气,一撮暗尘,就算Jared站在他视线以内,他的视线也能完美掠过Jared看向别处。虽然这种惨无人道的无视让他感觉似曾相识,但Jared知道这次的后果远比上次要严重得多——可能Jensen永远也不打算跟他说一句话了。他们的关系从宿敌归于平淡,再也没有往日火药味十足的纠纷与争吵,可Jared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感到失落,就像心脏的某一部分被掏空了一般在他的胸腔里硬生生的发堵。这时的他才意识到自己或许真的没有他所认为的那样讨厌Jensen,虽然Jensen的性格的确死板无趣,不懂变通,但更显然的是他的优点比缺点更多,以至于Jared对Jensen的第一印象并不坏——在Jensen走上讲台,在黑板上端端正正地写下自己的名字时,他便在心里暗暗对Jensen下了一个“过于认真的漂亮家伙”的定义。当然,重点是“漂亮”这个词汇。他可想不到用别的词来形容Jensen。后来又发生了很多很多事,Jensen的形象在他的心里也逐渐立体了起来,可令他无法否认的是——他真的无法讨厌Jensen,在任何时候。


所以当他在图书馆偶遇Jensen的时候,平常那些古怪的念头都在他脑海里烟消云散,此刻他感到的不是惊讶,而是欣喜。可Jensen并没有看到他,而是径直走向了存放古典文学的书柜。


Jensen的身影在一个个书柜之间穿行,最终停留在一排深红色封皮的精装书前,将目光锁定在其中一本的书脊上,深红色的硬皮书脊上用金粉印着花体字的书名——是弥尔顿的《失乐园》。


正当他抬手正准备将这本书取下来时,另一只温热的手与他指尖相触,让他在一瞬间不由自主地缩回了手指。那只手留在他皮肤上的温度还在,等到他回过头,站在他身后的Jared不禁向后面退了一步,细长的金绿色眼眸里满是不知所措。


空气似乎在他们之间静止了。Jensen在他面前一言不发,低垂的榛绿色眼睛正有些尴尬地盯着自己的脚尖,眼波里夺目的绿色让人想起森林里倒映着松树的湖泊与翻滚着细小白浪的浅海。


“你……是需要这本书吗?”Jared还是选择主动打破这份沉寂,并主动将书取下来放在Jensen手中。


“谢谢。”Jensen礼貌地回应,双眼却狐疑地打量着Jared,似乎对方成了什么毛茸茸的怪物。


Jared也觉得他们之间的这种相处方式别扭极了,就像诗歌与数字那样不协调,他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单薄地吐出几个字:“我也挺喜欢这本书的。”


Jensen显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只能面露难色地点头示意,再急匆匆地从他眼前走过去,只留下在原地呆望着的他。


Jared敢保证,在他所经历的十七年生涯里,没有什么比现在更糟糕的时刻了。


 


Jensen觉得Jared Padalecki一定是脑子秀逗了,或者被什么乱七八糟的鬼魂附体了——因为他们之间居然能心平气和地好好说话了,这让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以往他与Jared之间除了争吵就是互相嘲讽,现在Jared突然软下来的态度令他有些无所适从,倘若还是像往常那样尖锐地回应他肯定会显得自己小肚鸡肠,可他又做不到像对待普通朋友那样友好地对待Jared,只能像个丢盔弃甲的逃兵一样从对方身边逃开。


而这一次他没有再回头。


 


第六幕


 


 


Jared想自己一定被人下了名为“Jensen”的魔咒,让自己脑中的每一个细胞都被Jensen满满占据着。他会在上课的时候偷偷看向Jensen,用目光触摸他微微颤动的睫毛与丰润柔软的嘴唇,然后是那双绿到发亮的眼睛以及鼻梁上可爱的雀斑。他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地发现Jensen写字的时候究竟有多好看,苍白纤细的骨节弯曲着,笔就攥在他手上,随着他的书写滑动跳跃——甚至更多,更多更多的细节都提醒着他Jensen有多完美,有多出色。终于,十七岁的Jared发现了这个令他难以忽略的事实。


他深深地迷恋上了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兼同班同学Jensen,迄今为止他们已经认识了两年有余。


或许当初他写那封情书的时候根本不是出于捉弄的目的,而是实打实的真情流露。他写下自己所能想到的最浪漫的句子,将自己的字体变得端正规整,像任何一个向Jensen表白的家伙一样将这封信仔仔细细地折叠起来放进简单的信封里。


Jared现在后悔极了,他简直想把自己的脑袋敲碎成一块块粉末再等着它随风消失殆尽。要是他早就意识到这一切的话,他与Jensen之间那些该死的矛盾都会迎刃而解。可他只能让一切变得更糟,让Jensen更加反感甚至憎恨他。想到这里,他将自己满头的深棕色发丝揉的乱作一团,他与Jensen之间的矛盾就像缠绕在里面一个个解不开的结,唯一能够解决的方法是将它们一刀剪断。


于是他选择了一刀剪断,以一种更加独特的方式。


 


Jensen并不适应没有那条大金毛犬在自己身边的时光,尽管他烦人而又嘴欠,可他竟开始想念起Jared的声音和笑容。然而Jared最近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安静的可怕,只是坐在自己座位上写着点什么。Jensen并没有过多去在意,只是匆匆地瞥一眼便将视线继续放在写满了数字与数学符号的黑板上,似乎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半个月后,Jensen报名参加了学校的朗诵比赛,而令他并没有想到的是Jared也报名了这个比赛,并且就在他下一个出场。


朗诵比赛并没有过多要求,只要自行选择自己喜欢的文本即可。Jensen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兰波的《永恒》,这一直是他最喜欢的诗歌。


他把朗诵这首诗的机会留到了决赛,而决赛的时候他和Jared再次狭路相逢,Jared依然在他之后出场。


开始朗诵的时候,舒缓的配乐也随之响起,Jensen的声音听起来清亮圆润,吐字清晰准确,情感深沉饱满,就像一汪清泉缓缓流淌进心间。所以当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时,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Jensen站定在台前朝底下的观众深深鞠躬。


接下来便是Jared。上场的时候他的双颊红通通的,手里抓着一张捏皱的白纸,细长的金绿色眼睛粗略地扫视了一眼台下的观众,又将视线收了回来。


“其实我想朗读的并不是任何一个作家的作品,仅仅是自己的有感而发,”Jared说着,调大了话筒的音量,“我曾写下过一封情书,却没有亲手交到那个人手中,甚至用一种非常恶劣的方式伤害了他,我感到很抱歉。现在我续写了它……我想他应该在这里的某处听着我这番自白。”


是的,躲在幕布后面的Jensen一字不漏地听到了Jared这番话。他的表情由惊讶变为迷惑,好像在听一个滑稽的天方夜谭,可他仍旧忍不住屏息聆听Jared的声音。


“我像个等待检验真心的囚徒,身背镣铐,衣衫褴褛,”Jared的语气沉郁低缓,“我必须去经受火的触碰,让它将我的骨骼与皮肉燃烧成灰。然后我才有资格去爱你。”


“独一无二的你,绿色眼睛的你,时而微笑时而愤怒的你;我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穿越暗夜,掠过虚空,才能像只自由展翅的鸟儿在你的心房上驻足。”


“太阳正在死去,可海洋终将永恒,”Jared突然拔高了声音,“纵使黑夜无尽,白昼如焚,也依然无法燃尽我的热情。”


Jensen记得这些句子,一个不差。回想起那封信剩下的内容,他的心再次像一块吸满水的海绵一样膨胀起来。


“亲吻你,静卧在绿荫下,被阳光涂抹上金色的脸颊;拥抱你,轻轻落在草地上,在空气中带上露水的身躯。”


幕布后的Jensen已经面红耳赤,白皙的耳根后面一片灼热,就像被烧灼的火舌灼烤过留下的鲜红。


 


周围很安静,礼堂里回响着Jared一个人的声音。没有人把他所朗诵的文字当成情书,直到最后一句响起时。


“还有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一点,”Jared的声音停顿了几秒,“虽然不知道你的心,但我会选择等待,无论多久,只要你不曾忘记我。”


Jensen从光线昏暗的幕布后抬起头,伸出的手指落在已经湿透的脸颊上,指缝间咸涩一片,让人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Jared Padalecki是个这样的混蛋。不仅混蛋,还蠢得无可救药,以至于连一封正经的情书都写不明白。不过至少他知道了Jared心中那点心思,原来他们并不是相看生厌的组合,原来Jared还挺喜欢他的,原来Jared为了他写过这么多浪漫的句子。


或许他在心里早就原谅了Jared曾经的所作所为,只是欠一个下台阶的时机。而他也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讨厌Jared,甚至很乐意同他一起讨论阿尔蒂尔·兰波。


所以没有人需要等待。


 


 


Jared朗诵完毕后掌声久久不息地翻腾在学校礼堂里,他朝观众深深鞠躬之后退下幕布,昏暗的光线里熟悉的影子在他的眼前摇晃。


他感觉很愉快,因为他知道——


 


他的Jensen正微笑着朝他走来。


 


-FIN-



评论
热度(303)

© 请叫我严肃脸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