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严肃脸的

请投喂我更多的幼鸟
珍妮颜吹
除了直球其他一律不接

【SD】电话(角色死亡/微虐梗慎/短篇

【SD】电话(微虐梗慎
by:Cedric
Sam对Dean说他要彻底退出的时候,Dean一句话都没有说。
Sam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想要抱一抱自己的哥哥,又因为觉得太娘而且不适合气氛而打消了念头。最终他只是笑笑,说了句再见。
Sam理解Dean大概对于他执意的离开还是有些生气,但是他依旧走了。毕竟一切都结束了。
他去了一个不怎么繁华的小城镇,安顿在一间只够他一个人住的公寓里。后来他当了律师,并且娶了一位有着好看金发的年轻妻子。他们搬进了宽敞的别墅,养了一只可爱的大型犬。
他对过去并不怎么提及,然而他没有对他的妻子说谎。他告诉了女人他全部的故事,出乎意料的是她只是含笑全部接受了。两个人在之后都对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闭口不谈,过着远离超自然、完全现实而简单的生活。
Sam每年圣诞都会给Dean打一个电话。他们一直默契的没有更换号码。Sam蜷缩在公寓的被窝里,深呼吸拨通Dean的号码;他在宽敞的公寓里,端着红酒杯看着娇妻,笑盈盈的拨通Dean的号码;他抱着还是婴儿的小女儿,一边哄着她一边拨通Dean的号码。
Dean每次都接了,但Dean每次都不说一句话。不论Sam说了什么,如何问候,求他说点什么,他都没有说过。
这使Sam在每次挂断之后又重新变得面色凝重。
Sam不明白Dean为何还不能放手让他走。Sam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哥哥这么能赌气,以致于这么多年都不原谅他。
在之后,Sam逐渐想开了。因为他实在搞不懂在最终战结束后他的离开有什么错误能让Dean生气,所以他说服自己习惯于此。这就是Dean,他想。于是他还是每年都拨通那个号码,打一通单程的电话。
但Sam从未再见过Dean一次。
有一年Sam再次拨通熟悉的号码,然而这次他神奇的听到了回音。然而他的兴奋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他意识到那不是他哥哥的声音。电话另一端的陌生男子似乎很疑惑,态度还算友善的告诉Sam,这个号码大概已经换人了。
Sam开始恐慌。妻子安慰他说也许他哥哥只是弄丢了手机换了号码,但Sam摇头否认。他请了假,认真的追寻了所有他哥哥这些年的行踪。他执着的寻找着,得到的却是简单而现实的尾音:
Dean的死亡。
Sam直到看到Dean冷冻在停尸间的尸体才相信了这件事情。他无法相信知情者所说的一切。他对对方说,他的哥哥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身手也肯定依旧敏捷,反应不会迟缓,不可能出一场由于疏忽没看到来车的意外车祸。
而对方掺杂着意思疑惑的淡淡语气几乎把Sam击碎:

“是的,他看上去很强壮,但他毕竟是个聋子。”

……

一切都结束了。巨大的爆炸横扫过大片的土地,耀眼的白光绽放,然后归于灰黑的烟尘。
巨大的爆炸声是Dean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他慌乱的在烟雾里寻找,最后无助的倒在地上。他甚至不再想去寻找Cas,他不想知道他从不离弃的真正友人是否在最终的爆炸中粉身碎骨。他想着Cas一定趁机离开了,但事实上,他再也没有见到他的天使朋友。
Dean意识到自己聋了的时候,烟雾已经散开了。他拼命的大喊Sam的名字,却意识到自己无法听见。他呆滞的站在那里,无助的看着远处弟弟跑过来的身影,然后合上了嘴。
他不再说话。他看着Sam用沉重的表情对他说着什么,他认出最后那个bye的口型。他点了头,在那之后,Sam离开了。
他不再能开车了,但他没有卖掉Impala。他再做的就只有坐在Impala上喝一点啤酒。他有时候甚至会打开车上的音响,放放摇滚乐。但他的世界却是永远安静的。
Sam每个圣诞都会打来电话,Dean兴奋又恐慌。他担心Sam发现他聋了的事实。他知道那样的话Sam一定不会抛下他不管,他不想再打扰弟弟的生活了。于是每次接起电话,他只是认真的把听筒放在耳边,听着无声的电话。他只要看着Sam的名字闪烁在手机屏幕上,似乎就能猜到电话那端的问候。他担心Sam误会而不再打来,但是Sam坚持了下去。
那是Dean在一年里最幸福的时刻,是他安静的世界里最后的一点喧嚣。

……
Dean的葬礼上没有太多的人。他在聋了之后话也不多说了,因此邻居和他也不是很熟,只有一两个人去参加了他的葬礼。Sam请了一位神父,然后带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一起出席了葬礼,遇到了Charlie和她的女友。他们简单的闲聊,最后却是沉默,而后是Charlie安静的泪水。
Dean的葬礼是安静的。神父希望Sam说点什么,Sam迟疑了一下,而后仅仅说了不到一分钟的简单发言。他的妻子从未见过Dean,只是从Sam的话里知道他的样子,因此她也一直沉默。葬礼安静的结束了。

有时候圣诞节,Sam还是习惯性的想拨打那个熟悉又陌生了的号码。在之后他又想通了,也许他自己只是故意的、执意的想要这样做,似乎这样就能弥补什么深而永久的错误与罪行。又过了一些年,Sam觉得自己大概才是那个不能放手的人。因为他的内心,依旧时刻希望着,这电话另一端,他的哥哥接着无声的电话,带着笑容,想象着他的祝福问候。
这大概是他心里持久的伤痕。
-END-
*不接受谈人生。

评论(1)
热度(30)
  1. 请叫我严肃脸的-Cedric- 转载了此文字
    虐到肝疼 所以丁丁就这么什么也不知道却接受了所有的事 乍一看完感觉虐 然后越想越虐越想越虐……
  2. 水知寒-Cedric- 转载了此文字

© 请叫我严肃脸的 | Powered by LOFTER